BOB体育网站

叉哥传奇-小说

来源:发布时间:2020-06-05点击次数:

在同学们会上,老同学们聊起了故乡,聊起了当年的文化大革命,聊起了我的老邻居——叉哥。叉哥的英容笑貌和他当年叱咤风云、翻江倒海的情景,一下子挤满了我的整个脑海……

叉哥的来名,得于他右手拇指上多出的那个指头。书香门的后裔,叫六指欠雅,叫叉哥既含蓄又朗口。叉哥从小就没人叫过一声六指。

叉哥的父亲是解放那年去世的,后来叉哥的母亲拖着他嫁给了煤矿工人。

叉哥的骨子里流淌着父辈的书香气,直发读书那天起,学习一直名列前茅,期期捧回大红奖状。

叉哥不仅能读,且会玩,玩法也讲究,什么冬抽陀螺,春放风筝,夏洗冷水澡,秋铁环……在众多的玩法中,叉哥唯独对放风筝情有独钟,他常在风筝上面画些暴眼珠、花眉毛、红发秀脸,或手舞利剑的怪物们,大人们看不顺眼,就骂叉娃子刁;可小孩们特喜欢,常用风筝线、作业本、铅笔、钢笔去换他的风筝。叉哥每次都换,换了又做,做了又换。换时他从不让对方吃亏,换了风筝他会奖励给对方一个自做的小哨,或一把木刀木枪,有时他也会帮对方写一篇字,或做几道算术题。

把木刀木枪,有时他也会帮对方写一篇字,或做几道算术题。

玩游戏时,叉哥是司令,其他的孩子则是连长、营长,他指向东孩子们绝不走向西,他说今天不玩了,孩子们再浓的玩兴都得解散回家,他说夜里有任务,孩子们准会背着父母偷偷地赶到集合地点……

可一进初中,叉哥判若两人,过去的玩法,全丢了,他特喜欢看书,也喜欢讲故事,他的故事不光孩子们爱听,连大人们也着迷。什么鲁智深三拳打死郑关西,猛张飞粗中有细,孙猴儿偷桃、吃仙丹、推翻八卦炉,以致留下西行路上的火焰山……

叉哥的故事常弄得母亲和继父神魂颠倒,夜里说起梦话来也是:赵子龙护阿斗,鲤鱼精想吃唐僧肉……

转眼三年,叉哥出类拔萃:高高的个儿,白净的脸上扬起一对剑眉,两个又大又黑又清澈的眼睛,闪烁有神,他鼻直口方,朱唇浩齿,一派俊武、风流、潇洒气。

金榜上叉哥成了家乡众多子弟中唯一考上城里的高中生。那年头的高中生,真可同古时的秀才、举人相比。

矿长、书记敲锣打鼓,亲自登门祝贺。叉哥的继父打了大半辈子的煤炭,这次也巴着叉哥风光了起来,也成了矿里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遗憾的是,叉哥的大学梦还没圆,神大地就掀起了文革的风暴。叉哥当初讲三国、讲水浒练就的好口才,这时在传播革命真理上,才真正派上了用场。

叉哥在外闹革命,他并没忘记他的家乡。

一天叉哥率领一支穿军装、戴袖章、扛红旗的红卫兵队伍,来到了矿山,揪出了走资,占领了广播站,把矿山的男女老少都召集到中心广场。叉哥拿着红宝书,登上主席台,高呼:誓死保卫党中央!誓死保卫毛主席!坚决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……台下的人们也一起高呼,口号声震撼山岳,响彻云霄……

叉哥对着麦克风给广大群众讲解国内国外形势、讲毛主席 “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、讲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……

他渴时,有人递茶,出了汗有人送毛巾。

在叉哥的讲演下矿长、书记头戴尖尖帽,跪在台前,学校校长和一些其他干部也被揪来了现场,被红卫兵小将他们打翻在地,踏上一只脚。

叉哥这个矿山秀才,第一次在家乡一展雄风,亲手点燃了革命的熊熊烈火……

大串联时,叉哥利用革命的机会游览了祖国的大好河山,光顾了许许多多的名古迹。

二月镇反时,叉哥跑得快,成了漏网之鱼,城里、矿里到处抓他,他不知去了何方,害得他母亲和继父牵肠挂肚,终日以泪洗面。

一天叉哥突然带着一帮人马了回来,他顾不上日夜思念他的母亲和继父,就在第一次播火种的地方,燃起了革命的星星之火:叉哥说他去北京告状见到了毛主席,毛主席同他亲切握手,并指出二月镇反:反革命走资派向革命群众反扑……临别时,毛主席要他赶快回到家乡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……

这话不知是真是假,可在场的人们都相信,就连派去抓叉哥的人,都傻了眼,可他们要阻止叉哥继续讲演,就拿叉哥生父的历史压他。叉哥引用了当时最时髦的话说:出生不由人选择,但人能选择革命;他们又揭叉哥在校恋爱的短,叉哥不正面回答,只说他在传达毛主席指示,在宣传革命真理,谁压制宣传革命,谁就是反革命!

在场的人们革命情绪已被充分调动了起来,都异口同声地连连高呼:谁压制革命,谁就是反革命……

矿山再度燃起了革命锋火……

文革武斗中,叉哥参加了武装支泸,还和麻联总真枪实弹地交过锋。叉哥枪法极准,可他从不朝人打,他把这当着是最好玩的游戏,他不想伤人,可别人的枪子却没长眼,一颗花生米钻进了他大腿,他倒在了血泊中,醒来时,他已回到了后方医院……

说来也怪,像叉哥这样的激进派,出院后竟成了保皇派,还成了造反派的头号危险人物。造反派到处抓他,他不敢露面,不能回家,整日东躲西藏,后转入地下工作。

一次,叉哥深夜回家探母,被造反派逮住,五花大绑,送进三专联络站,打了个半死。叉哥深知:若不想法逃走,不死也得脱成壳。叉哥又哭又闹,要上厕所,造反派只好派几人跟着他去,跟他的人不愿陪着闻臭气,就在门外等候,叉哥利用机会梭下粪坑,从女厕爬出,正要溜出门,便同一个来方便的姑娘闯了个满怀,没等姑娘叫出声,叉哥就捂住了她的小嘴,在姑娘的帮助下,叉哥才得予逃走,后来那姑娘竟成了叉哥的恋人。

在叉哥地下斗争生涯中, 干出了许许多多稀奇古怪、惊天动地的事。时,他的名气不压于当时的电影《平原游击队》中的李向阳,造反派侧像松井的队伍,一直被他搞得焦头烂额。直到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时,叉哥才开始抛头露面。

叉哥拿了免下证,是因为他腿上挨过枪子。那位女厕奇缘,温柔贤慧,美若天仙的姑娘却下了乡。

叉哥隔三岔五去看她,每次都给她带去许多礼物,还帮她劈柴、煮饭、洗衣,甚至还帮她下地捞工分。

贫下中农都知道叉哥的名气,不敢为难他的女友,连大大小小的干部们都主动讨好叉哥,对他的女友也格外关照。

叉哥的恋爱有花前月下的罗曼帝克,也有挥拳弄掌地打闹风波。

不久姑娘怀孕了,姑娘怕去医院,就和叉哥结了婚。

婚后,叉哥想使妻子生活得好一些,于是,他就外出干小工、当搬运、开片石,可,找的钱不够理想,同时,叉哥也吃不了那份苦。在朋友的帮助下,叉哥跟着一个做衣匠学起了缝纫。当掌握要领后,叉哥又去找到他过去的革命战友们,帮着凑钱,买了台红岩牌缝纫机搬回矿山,在家对着资料,边研究,边操练,边营业。当年风行小管裤,叉哥的手艺很快就赢得年轻人的认可。

叉哥为人热情、大方,聪明、好学,还有套拉拢人的手腕,他做的活对方不满意时,他会不厌其烦地一改再改,或是赔一节布,重新再做,直到对方满意为止。

叉哥的生意在一天天兴隆,后来发展到中老年也纷纷前来光顾他的生意。

生意好了,叉哥把妻接回来帮忙。看见妻一天天凸起的肚子,叉哥心急如焚,他不想家里再多出个小农民,更不想伤害他们爱情的结晶,他一边教妻做衣服,一边筹备计划,他突然想起当初受伤时在医院里结识走资派们,这些人多数都解放了出来,有的已官复原职。在他们的指点下,叉哥为妻在小队、大队、公社开好了证明,在县医院搞了个病残手续,后经知青办、居委会、派出所办好了妻的病残回城手续。

不久,妻就给叉哥生了个漂亮的小女孩。

一家三代五口人挤在一间不到二十平米屋里,裁衣板、缝纫机、屎片、尿布,还有光顾生意的客人们,把小小的屋子塞满了。

叉哥找到矿长、书记要房,矿长、书记不卖帐。

直到有一天叉哥家里闹出事来,惊动了家属委员会,惊动了矿长、书记。叉哥的母亲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指着老头子骂:老不死的,还想吃嫩草,你没想想她是你什么人……”;叉哥的妻子,两个眼睛红得似樱桃,哭声又凄又悲,几次要碰墙寻死,都被人拦住;叉哥侧像头发怒的雄狮,在广庭大众这下,抓起继父,狠狠地扇了两耳光,随后冲进屋里,操起菜刀,要找继父拼命,吓得干部们,抓得抓手,抱得抱腰。矿长、书记怕闹出人命,再也顾不上前仇了,忙叫人带走了叉哥的继父,当场拍板,分给了叉哥一套房,并安排好些人立即帮着搬家。

事后,有人骂叉哥的继父,伤天害理,看见儿媳漂亮就起坏心;有人说是叉哥全家在演戏,为了分房子,只得委屈委屈老头子;还有人说,叉哥自打过继父后,常常一人偷偷掉泪……

几年后,叉哥顶了继父的岗。他不知使出了什么法儿门——就连一直对他恨之如骨的矿长、书记,在分配工作时,也对他网开一面:没有分他下井挖煤,没有分他在井口推车,也没有分他去当杂工,就直接把他分去了学校当老师。

后来叉哥调离了矿山,他带着妻子和女儿,带着母亲和继父一同去了城里。

四人帮垮台后,叉哥终于圆了他的大学梦。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市教育局分管招生工作,叉哥的工作和能力很快得到上级领导的赏识,不久他当上主任,在任职期间他做了许许多好事,同时也得罪了不少的人……